激情燃烧的科幻——访中国新生代科幻代表作家刘慈欣
时间:2019-02-15      文章来源:科技日报      责任编辑:王强


2019年2月,刘慈欣在阳泉市家中接受央视记者采访。资料图



2004年3月3日,刘慈欣在娘子关发电厂宿舍区家中接受本报记者采访,这是刘慈欣首次接受媒体的专访。

曹俊卿摄


    早春二月,万物萌动,一切都那样富有诗意。在山西阳泉市东部的深山沟里,乘着一辆破旧的小公共汽车颠簸了近两个小时后,我终于来到了刘慈欣生活的现实世界:四面环山、信息闭塞、条件恶劣,这里除了一个动听的名字“娘子关”外,似乎再没有让人一下子喜欢上的东西……面对如此环境,我禁不住要自问:刘慈欣,这位中国新生代科幻代表作家究竟是怎样飞翔自己的想象翅膀,将一系列一系列科幻小说奉献给上百万读者的呢?


1、从“地心”闯入科幻世界

  一见到刘慈欣,他的实在、豪爽和平易近人、不事张扬,一下子就拉近了我这个陌生人与他的距离。
    1963年6月出生在一个煤矿工人家庭的刘慈欣,有一对慈祥的父母,父亲是退伍军人,母亲是小学教师。上小学时,刘慈欣偶然从父亲的箱子里翻出一本繁体字的《地心游记》。原本就爱读书的他,看到这个“奇特诱人”的书名,当然不肯放过。于是,在凡尔纳的带领下,他到“地心”进行了一次愉快的旅游。这次“旅游”让他觉得科幻的世界是那样的神奇好玩,凡尔纳是那样的了不起。之后,他又千方百计地找来凡尔纳的作品爱不释手地读,一直读到上初中。
    自从到“地心”一“游”闯入科幻世界后,刘慈欣始终都被一种激情冲击着。除了在现实中认真完成各科学业,课余时间,他都把自己置身于一个奇妙的想象世界里。从上初中起,刘慈欣就开始了科幻小说的创作,虽然一直到1998年都没有发表过一篇,但他毫不气馁,在科幻世界里孜孜以求,乐此不疲……
    就是凭着一种对科幻的痴迷,刘慈欣的科幻小说创作逐渐形成了独特鲜明的风格,    1999年开始在《科幻世界》等我国权威科幻小说刊物上发表作品,并受到越来越多读者的欢迎,出道仅仅两年就确定了科幻界核心作家的地位。到2018年,刘慈欣已先后发表了40余部科幻小说计400余万字,福建少儿出版社、作家出版社、北京少儿出版社等多家出版社出版了他的长篇科幻《魔鬼积木》《超新星纪元》和《谁替恐龙剔牙》,以及层出不穷的作品集。他的作品《带上她的眼睛》获1999年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一等奖;《流浪地球》获2000年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特等奖;2001年《全频带阻塞干扰》和《乡村教师》首度同时获得银河奖两项奖项,之后又连续获得6届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2015年8月,刘慈欣凭借《三体》获第73届世界科幻大会颁发的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这是亚洲人首次获得雨果奖,也是中国科幻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重要一步。他的多篇作品还被收入《中国90年代科幻佳作集》《20世纪末10年中国科幻小说精品选》《当代中国优秀科幻小说精选》及2001~2003《中国年度最佳科幻小说》等十几种书籍中。

2、用激情引燃科学幻想

    作为山西某火力发电厂的计算机工程师,刘慈欣在工作上勤勤恳恳,一丝不苟,30岁时就被提拔到工程师的职位上。在工作之余,他才展开自己的想象力进行创作,而且这几年都是在晚上11时当两岁的小女儿和爱妻睡觉后,才静静坐下,打开电脑,从现实中进入他的科幻世界……
    刘慈欣的科幻世界灿若银河之星,他是以一种对科学、对技术粒子风暴般扑面而来的澎湃激情,引燃他那奇特美妙的幻想。这种激情体现在他作品中建构宏大场景的行为上,体现在他笔下人物命运的抉择中。比如在《朝闻道》中,生命激情的爆发被刘慈欣扩大到了人类整个科学精英群体,“朝闻道,夕死可矣。”面对外星人设定的用个体生命毁灭换取科学真理的“真理祭坛”,科学家们如飞蛾投火,义无反顾。
    刘慈欣的科幻小说大部分描绘的都是宇宙级别的惊人事件。在《微纪元》中,他以超凡的乐观主义为我们勾画出未来世界光辉灿烂的宏伟蓝图;在《乡村教师》中,硅基生命联邦与碳基生命联邦在以万光年计的空间内展开了时间跨度长达万年的星系战争;在《流浪地球》中,太阳走向生命的终点,人类驾着地球开始了流浪;在长篇《超新星纪元》中,描写了超新星爆发后,地球上只剩下13岁以下的孩子,世界变得怪诞而疯狂……刘慈欣鲜明的科幻风格正是建立在他所热衷的这类以震撼读者身心为目的的宇宙事件中。
    刘慈欣总是以“系列”形式规划自己的科幻创作,比如“地球”系列,描写地球科学,有《地火》《地球大炮》等;“太阳”系列,描写关于太阳的故事,有《微纪元》《流浪地球》等;“普通人”系列,描写普通人在宇宙中创造奇迹的故事,有《乡村教师》《中国太阳》等;还有“大艺术”系列的《梦之海》《诗云》《欢乐颂》和长篇系列《三体》《三体Ⅱ·黑暗森林》《三体Ⅲ·死神永生》等。

3、说科幻说得头头是道

    一谈到科幻文学,憨厚、低调的刘慈欣兴味十足,说得津津有味、头头是道。他说:“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是因为他们具备了必不可少的两个东西:科学与幻想。科幻文学是惟一同时表现这两个东西的文学,因而它是最能体现人类特点的文学,在我看来,科幻不是一种消闲文学,甚至不仅仅是一种文学,它是一种信仰、一种生活方式,是人类创造美好未来宏大努力的一部分,而且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科幻小说的优势在于创造了一个空灵的想象世界,它所创造的美应该来自于科学,但并不等于对科学生硬的拷贝。真正的科幻应该使人感受到宇宙的宏大。”
    刘慈欣是一位典型的以科技为其作品内核而取胜的作家。他说,科幻表达的是科学的精神和意境,而不是科学本身。一篇没有一个科学名词,描写上古时代田园童话的科幻可能是科学的,而一篇在实验室中挤着一大群科学家和一大堆仪器的科幻却可能是伪科学的。刘慈欣十分反对伪科学的东西,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作品有丝毫伪科学的成分,他想读和想写的科幻小说是那种科幻意境好,用科幻本身的东西来吸引人的作品。
    谈到科幻创作经验,刘慈欣坦然一笑:“说经验谈不上,倒是有些感受。”他说,如果有志于科幻创作,那么就丰富和深化你的思想,使其中自然而然地产生出许多想象世界。如果这些世界让你自己都惊诧,有一种带别人进去游览的渴望,那你就是一位科幻高手了。记住:科幻小说的灵魂是思想!
    说到中外科幻界的远事近况,刘慈欣更是滔滔不绝,什么对他科幻创作影响很大的凡尔纳、阿西莫夫、克拉克等外国著名科幻作家啦,中国的郑文广、叶永烈、王晋康、星河等几代科幻作家啦,他都能把他们的作品、风格和特色,甚至科幻界的轶事说得有眉有目,他像是在给你讲述一部中外科幻史,让人听得好起劲。
    在现实世界中,刘慈欣虽然恼火于自己所处的封闭环境,不能给自己提供所需的交流,但让他觉得很迷人很好玩的科幻是他永远追求的事业。

科学导报记者 曹俊卿

  (注:本文初发于2004年5月24日《科学导报》,本期重新刊发,文中略有改动)